当前位置:大发时时彩 > 游戏 > 正文

这次腾讯强势要求三七分成

未知 2019-07-17 19:59

  在腾讯游戏对渠道商提出三七分成的流水抽成比例之后,网络上大多指责一片,认为腾讯急于变现游戏利润,不负责任的抢占渠道商蛋糕。这去年潘乱的《腾讯没有理想》,同样的刷屏文章,同样的舆论指责。当商业面对道德绑架,腾讯会怎么回应?

  偏见是认识世界的方式,大家都需要有观点的去看这个世界,但如果凡事只有偏颇那么造成的结果就是一叶障目。分开来看,腾讯游戏要求三七分成,涉及的方方面面都不能一言以蔽之,难道三七分成真的只是一纸霸王条款吗?

  腾讯一方面通过微信、QQ、应用宝等入口,掌握了巨大流量来分发手游;另一方面通过购买国外精品爆款的独家代理权来获得游戏IP、拥有更好的游戏产品;与此同时,腾讯还不惜重金打造自研产品内容。因此,在游戏市场上,腾讯既是CP,也是渠道,还是发行者。

  据2018年腾讯财报公布,截止18年底,微信全球月活用户近11亿,QQ整体活跃账户数也增加到8.07亿,也即是说,仅微信、QQ这两大平台,腾讯就拥有了近20亿的月活量。并且,在微信大行其道的情况下,QQ还能保持如此旺盛的活力,足见腾讯运营的成功。

  用户运营优势就是流量优势,腾讯之所以敢和渠道商摊牌,原因之一就是腾讯本身就有足够的入口渠道去进行手游分发。社交平台再加上应用宝渠道,在国内手游市场,腾讯已经是无可厚非的“一哥”霸主地位,网易游戏已然无法与其一争,不过,如果字节跳动进入重度游戏牌桌,竞争格局或许可以有点变化可以期待。

  除了渠道优势外,腾讯还拥有大量的国外精品爆款游戏的独家发行权,被腾讯通过收购公司或者单独购买IP的游戏不在少数。可以说,腾讯是国外精品游戏的“代言人”,从《DNF》、《CF》、《LOL》到《绝地求生》,几乎所有用户聚集的国外IP游戏,都是由腾讯代理运营,拥有中国独家发行权。

  比如16年腾讯以86亿美元收购supercell,这家仅靠218名员工就创造了高达23亿美元的总收入和10亿美元税前利润的游戏公司,目前旗下的爆款游戏包括《皇室战争》、《部落冲突》、《海岛奇兵》、《卡通农场》等。而据网易游戏报道,早在16年,Supercel四款游戏DAU就已经达到了腾讯手下数十款手游的水平。

  现在这四款爆品在中古的代理自然是由腾讯独家运营。而Supercell为腾讯在游戏界带来的影响力可见一斑,腾讯正是在收购了Supercel之后在全球游戏市场占比达13%。

  除了代理运营国外优质游戏以外,腾讯游戏自主研发的精品也不在少数,比如QQ飞车、QQ三国等,当然,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国民手游《王者荣耀》。

  以苹果的APP Store为例,畅销排行榜上,也就是用户付费排行榜上,排名前七的游戏里面有五个都是属于腾讯的,并且《王者荣耀》与《和平精英》稳居第一第二。而苹果APP Store与开发商基本都是三七分成。从用户评价数看,《者荣耀》王评价数量到了六百多万人次,和平精英有七百多万人次,而到了排名第三的跑跑卡丁车,断层似的下滑到了十几万人次。

  一边自研精品游戏,一边收购游戏公司获得优质IP、代理爆款产品,可以说,腾讯在内容方面独占优势,网易游戏也只能望其项背。

  只是目前,腾讯这么大张旗鼓要求三七分成,除了自身有底气之外,还会有哪些驱动因素呢?

  巨额的变现利润是三七分成最直接的因素,目前国内市场的安卓应用商店基本实行的是五五分成,在扣除一定的通道费之后,开发商获取的分成实际小于百分之五十。其实,三七分成在国外大多是常规,比如谷歌、苹果、Steam等。

  从去年的腾讯财报中可以看出,整个2018年,腾讯的网络游戏收入增长6%,达1040亿元,相当于每天收入2.85亿元。这些增长主要反映腾讯现有智能手机游戏(如《王者荣耀》及《QQ飞车手游》)以及新游戏(如《奇迹MU:觉醒》与《QQ炫舞手游》)收入的增长。这也意味着,腾讯来自网络游戏的收入占到总收入的1/3,虽然较2015年网络游戏收入占总收入近60%的比例已大幅下降,但不可否认,游戏收入的比例决定了腾讯利润率的高低。

  如果真能够实现开发商与渠道商的三七分成,腾讯或许将改写整个行业规则,也能够为腾讯研发产品提供更多的驱动力。

  以华为、OPPO、Vivo、联想、魅族等手机硬件厂商组成的“硬核联盟”,自成立以来就对行业强势洗牌,代替应用商店站到了发行商的对面,建立手游行业“渠道为王”的竞争规则,五五分成成常规。

  渠道抱团已经被证实是与BAT等巨头抗衡的可行方法,拥有足够多的应用商店入口的“硬核联盟”,月活跃用户量也不可小觑。根据艾媒北极星的数据,去年6月,四家厂商中,vivo和OPPO应用商店活跃度最高,其次是小米和华为,前三者都在1亿以上,vivo达到了1.64亿。

  而据OPPO的《OPPO开放平台2018年度总结》显示,2018年OPPO游戏中心累计分发量达500亿,占整体分发量的三分之一。据OPPO游戏的广告核心代理团队负责人王博在一次分享会上透露,纯OPPO渠道以广告变现为主的手游月流水最高能过千万。

  这或许就是OV面对腾讯要求的三七分成按兵不动的原因之一。只是这次,抱团的渠道商们除了愤怒之外,还能够做什么呢?

  其实,腾讯谈判的筹码更多的是新游戏和精品游戏,基于此,渠道或许可以考虑将部分眼光放到自主内容研发上来,而不是仅仅作为一个渠道来等待与开发商的分成。重视内容是渠道商发力点之一。

  虽然目前市场上大多游戏公司都被腾讯、网易这些大头挤占了发展空间,但手游市场偶尔仍会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黑马,比如《球球大作战》、《贪吃蛇大作战》等。这就需要渠道商拥有前瞻性的眼光,对手游市场有足够的判断力,或许可以通过投资的方式来扶持自己的游戏CP。

  有人说,不管是开发商还是渠道商哪个获利多,最终利润的来源仍旧是那些被收割的用户玩家们。那么,这次腾讯要求的三七分成对用户又会产生什么影响呢?

  首先是游戏产品的创新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,毕竟腾讯一家独大后,其他游戏公司要么被腾讯收入麾下,要么选择复制市场爆款。有可能用户以后所看到的的手游大多只是披着不同外衣的同类游戏。

  而针对具体的游戏内容,可能会越来越氪金,毕竟商业逻辑的终点仍旧是盈利。游戏作为一种休闲娱乐项目,更多偏重用户体验,而用户本身为了寻求更好的游戏体验,大多愿意付费。比如《王者荣耀》和《和平精英》,前者的皮肤有属性加成,后者的服装则能给用户带来虚拟世界的虚荣感。

  游戏付费带来的是一种即时可感的升级体验,相对于知识付费,用户显然更愿意选择这种立马可以见效的服务。

  就单纯的游戏下载渠道方面,用户并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。毕竟下载渠道有多个可供选择,即便在OPPO应用商店下不了,用户还可以通过百度、应用宝等其他渠道下载。

  游戏市场经历从渠道为王到内容为王,那些拥有精品游戏的开发商面对渠道商的谈判中,自然拥有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。

  目前,腾讯的三七分成谈判已经获得了部分成功,至少目前华为、小米、360等渠道已经上线了腾讯的谈判砝码——《跑跑卡丁车》和《剑网3:指尖江湖》,OV渠道能否坚持尚且未知。很多渠道商指责腾讯霸王条款,在游戏行业增速放缓之时抢占渠道商蛋糕,而很多开发商也在担心下一个被抢的是不是自己。这些,或许都是源自行业对于腾讯巨头的“忌惮”。

  总之,这次腾讯强势要求三七分成,游戏行业人民锣鼓欢迎,渠道商们或者妥协,或者“硬核”,至于能“硬核”多久,或许不久就能见分晓。毕竟战火总会熄灭,行业始终在变革。

标签 游戏